芜湖开元棋牌

何香凝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历史贡献

来源:本站原创

浏览人数:8081

梁继超


(广东省肇庆学院思政部)


  [摘要]:被誉为“母性楷模”、“华侨慈母”、“德艺双馨”的何香凝是中国同盟会最早女员,孙中山先生的忠实战友,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,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要创建者,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积极推动者,中国妇女运动的杰出领导者,中国共产党的亲密诤友,为近代中国民主革命做出了历史性贡献,为中华民族树立了光辉典范。


  [关键词]:何香凝  民主革命  历史贡献


  一、中国革命同盟会最早女会员


  何香凝出生于19世纪70年代后期内忧外患的中国香港,家境优裕闲适, 性格开朗大方,敢于接受新事物,反对繁文缛节的封建礼教,抗拒母亲为她裹足,立志做一个时代新女性。1897年何香凝经人介绍与廖仲恺相识,同年10月二人在广州结为革命伉俪,自号“双清楼主”。1903年何香凝不顾家人反对,毅然放弃优裕的生活条件,追随廖仲恺来到日本,进入日本东京目白女子大学,后转入女子师范学校预科学习,从此她的人生命运发生重大改变。20世纪初的日本东京,是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派异常活跃的地方,一时兴中会、华兴会、光复会等组织的骨干成员和大批留日学生荟萃东京。何香凝和廖仲恺经常去参加中国留学生的各种活动,同留日的有志青年胡汉民、汪精卫、朱执信、黎仲实、肖友梅、苏曼殊、秋瑾等交往密切,他们一起谈古论今,针砭时弊,慷慨激昂,推翻清王朝黑暗统治的革命思想由此勃发。1903年何香凝夫妇经黎仲实介绍初次见到仰慕已久的孙中山,从孙中山那里她们了解到鸦片战争以来太平天国、洋务运动、戊戌变法、义和团等各种救亡运动,叹服于孙中山推翻清廷、建立民国的志向。经过多次交往,何香凝夫妇被孙中山引为同志,夫妇二人开始投身于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的伟大洪流,积极参加各项活动。烧水煮饭、整理家务、党人联络、收发信件等事必躬亲,何香凝已经从富家小姐转变成一个坚定的革命者。对于日本期间的生活,何香凝后来回忆:我的吃苦,是为中国革命,一想到这里,随便什么罪,我就甘心忍受,乐之不倦了。孙中山也十分信赖何香凝夫妇,把她们的寓所作革命基地和聚会场所,孙中山经常在那里召集会议,筹划各种工作。1905年8月7日,经孙中山、黎仲实介绍何香凝加入同盟会(加入同盟会要有两个介绍人),何香凝举起右手,激情诵读“驱除挞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,矢信矢忠,如或渝此,任众处罚”的誓言,成为中国同盟会第一个女会员,决心终生献身于伟大的革命事业。1905年8月20日,在东京市赤坂区头山满提供的民宅二楼榻榻米房,一个全国性的革命政党中国同盟会正式成立,现代意义上资产阶级革命政党登临中国政治舞台,中国革命进入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。孙中山等革命党人领导了不下十次武装起义,终于汇聚成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胜利曙光,唤醒了沉睡千年的古老帝国,诞生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。辛亥革命胜利,民主共和的风潮并非一帆风顺,袁贼称帝,张勋复辟、军阀割据,但中国民主革命的进步潮流,浩浩荡荡,滚滚向前。孙中山1912年组建国民党,1914年创建中华革命党,1919年再建中国国民党,1924年改组国民党,何香凝夫妇同宋庆龄等人都坚定地站在孙中山一边,不仅在孙中山确定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上起了重要作用,更为重要的是她们的思想已经由旧民主主义者转向了新三民主义者,成为迎合时代发展潮流,坚持孙中山爱国、革命和不断进步精神的代表人物。
 

  二、孙中山未竟事业忠实践行者


  具有历史坐标意义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924年1月在广州召开,通过了以反帝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的“一大宣言”,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,郑重确立了三大政策。在国民党历史转折的重要会议上,何香凝是孙中山指定的三个女代表之一,她坚决拥护孙中山的革命主张和三大政策,同来自国民党右派谢持、邹鲁、居正、冯自由、邓泽如、林直勉等破坏国共合作的行径进行了坚决斗争。然而上帝留给孙中山的生命实在短暂,59岁的有限时间来不及完成自己的宏图大略。孙中山走后,廖仲恺挺身而出忠实执行孙中山遗嘱,不幸廖仲恺成为国民党右派众矢之的而遇难,何香凝坚决维护孙中山的三大政策,全力继承廖仲恺的未竟事业。她引用廖仲恺的话向大家宣传:想要打倒帝国主义,非与共产党亲善不可;更非注意于最有革命力量的工农阶级不可。1925年10月,她发起组成“援助海丰农民自卫军筹备会”,创办“军人家属妇女救护员传习所”,大力支援农民运动,积极开展对东征军人救护慰问工作。1926年在国民党“二大”上何香凝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,她和宋庆龄、邓演达等国民党左派领袖,坚定地与共产党人站在一起,坚决执行三大政策,促使大会通过了《接受总理遗嘱决议》、《弹劾西山会议决议案》,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右派势力。国民党“二大”后,蒋介石新右派集团力量抬头,先后制造了“中山舰事件” 和“整理党务案”逮捕共产党人。何香凝闻讯强烈抗议蒋介石违背中山先生真意,践踏破坏三大政策的卑鄙行径。1927年蒋介石发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,疯狂地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人民。何香凝极坚定地站在工农大众一边,她同国民党左派、共产党人联名发表《讨蒋通电》,号召除掉蒋介石这一总理之叛徒,本党之败类,民众之蟊贼。汪精卫发动“七一五”反革命政变,何香凝毅然抛弃国民党强加给她的一切职务,与反动派公开决裂,忠实继承孙中山革命事业和革命精神。蒋介石、汪精卫集团背叛孙中山新三民主义和三大政策,使在国共合作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代表工人、农民、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国民党蜕变成反革命政党。以宋庆龄、何香凝为代表的国民党左派与反动势力彻底决裂,继续高举孙中山爱国、革命和不断进步的大旗,同背叛孙中山革命纲领和政策的叛徒进行坚决斗争,成为国民党民主派的核心。毛泽东曾写信赞她:继承孙先生传统,苦斗不屈,为中华民族树立模范。


  三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积极推动者


  民主革命时期,何香凝是孙中山三大政策的忠诚践行者,也是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积极推动者。从1932年起何香凝和宋庆龄等一起,在上海组织“中国民权保障同盟”,揭露国民党法西斯统治,营救被捕革命志士。1934年初发起成立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,提出立刻停止屠杀中国同胞的战争,一切海陆空军立即开赴前线对日作战,发动抗日救国的民族自卫战争。1935年秋何香凝和宋庆龄、柳亚子、于右任、孙科等十多人签名响应中国共产党《八一宣言》,呼吁停止内战,团结抗日。1936年1月发起成立上海各界救国联合会,5月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,为实现国共合作、团结救亡奔忙。1937年2月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上,何香凝同宋庆龄、冯玉祥等十三人联名提出了恢复孙中山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建议:“近半年来,迭接中国共产党致我党中央委员会书函、通电,屡次提议国共合作,联合抗日,足见团结御侮已成国人一致之要求”,“应乘此机会恢复总理三大政策,以救党国于危亡,以竟革命之功业”[1]五届三中全会国民党由内战独裁和对日不抵抗政策,开始向和平民主和抗日的方向转化,标志着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。国共共合作建立后,何香凝多次发表文章,为维护国共合作、动员全民族抗战而大声疾呼:“抗战打到现在,固然我们在抗战中增强了民族团结,但是大家也眼见得确实失去了许多地方。这个原因,就是民众还没有组织起来,还没有动员起来,还没有发挥很大的力量”,她特别强调国共合作一定要坚持下去,表示“我坚决地相信,只要我们决心维持这合作下去,中华民族的前途是光明灿烂的” [2]。然而皖南上空阴霾满天,大江南北战云密布,让何香凝担心的破坏国共合作、大规模反共高潮的“皖南事变”还是发生了,何香凝怒不可遏,联名宋庆龄、陈友仁等通电,严厉斥责蒋介石破坏抗战、反共分裂的罪恶行径,强烈要求国民党当局“今后必须绝对停止以武力攻击共产党,必须停止弹压共产党的行动” [3]。“皖南事变”后,蒋介石集团继续坚持反共、独裁、分裂、投降政策。中国共产党“坚持抗战,反对投降;坚持团结,反对分裂;坚持进步,反对倒退”。国民党民主派和爱国民主力量放弃对蒋介石的幻想,爱国民主力量进一步集结。


  新中国成立后,何香凝先后出任国家侨委主任、政协副主席、全国人大副委员长、民革中央主席等多个职位,她以自己的实际行动,树立了一个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,与中国共产党“荣辱与共、肝胆相照”的典范。在主持华侨事务委员会期间,鼓励华侨回国投资,大力鼓励归侨、侨眷参加农副业生产,促进祖国经济的发展,协助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制订了一系列促进海内外大团结、旨在保护华侨合法权益的政策,从而奠定了我国侨务工作的基础,巩固和扩大了爱国统一战线。何香凝十分关心祖国的统一大业,利用民革与台湾国民党的历史联系,经常撰写文章或发表演讲,呼吁台湾当局和国民党的军政人员站到爱国主义的旗帜下,鼓励他们“爱国不分先后,爱国人人是一家”。何香凝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工作。
 

  四、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要创建者


  鉴于蒋介石国民党已经背叛革命的三民主义和三大政策,完全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,何香凝、李济深等决心联络党内革命同志,重建国民党民主派组织,高扬孙中山三民主义旗帜,完成孙中山未竟革命事业。从1942年起何香凝就经常与李济深、李章达、梁漱溟、柳亚子、陈此生等人聚会,酝酿建立新的革命组织。1945年抗战胜利后,蒋介石坚持“内战、独裁、卖国”政策,准备发动内战。何香凝深恶痛绝,加快了组党步伐。1945年秋何香凝与陈劭先、李民欣、李朗如、陈此生等人商议,决定组织“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”,并起草了《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章程》,要求恢复孙中山的革命精神和三大政策;结束“训政”,实现民主宪政;举办各党派和各种政治力量参加的政治会议。1946年4月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正式成立,大会通过了《成立宣言》。《成立宣言》在政纲中规定促进中国民主运动,共同完成建国大业,使和平统一民主富强的新中国,得以雄临于世界;经济方面遵循“节制私人资本,发展国家资本,平均地权”三条基本途径,实行民生主义的计划经济;同时在外交、军事、民族、华侨以及各种社会问题也做了明确阐释。“民促”建立后积极联络国民党内民主派人士,开展反对蒋介石内战、独裁民主活动,并利用各种关系作国民党军队将领工作,动员不参加或反对内战。


  抗战以来国民党反动派的倒行逆施,遭到包括各民主党派和爱国民主人士在内的全国人民的坚决反对。1947年6月何香凝与李济深联合发表《致海外同志暨同胞书》,痛斥蒋介石:“初则纵容降敌,自残同类;继则献媚友邦,出卖国权;终事发动全面内战,屠杀爱国青年,不惜与举国人民为敌。以致抗战前功尽弃,人民有倒悬之痛,国家如累卵之危,数其罪恶,罄竹难书” [4]。国民党内民主派决心联合起来,团结自救开展反将斗争,恢复孙中山的革命三民主义。1947年9月“民促”、“民联”和其他国民党内民主派人士荟萃香港另组新党,关于新党的名称问题,香港筹备处收到多方建议,多数意见赞同上海方面提议名称叫“国民党民主派同盟”。不久宋庆龄从上海捎口信给何香凝:“早年我与邓演达、陈友仁以‘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’名义发表《莫斯科宣言》,以示继承孙中山的革命事业。后来,我曾想过,‘临时行动委员会’之下一步,可以改为‘革命委员会’,建议考虑” [5]。根据宋庆龄意见,何香凝当即倡议这个革命组织就叫“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”。 当时有许多同志嫌弃“国民党”几个字,何香凝主张保留“国民党”三个字,并申明自己的理由。何香凝指出:当前南京政府在战场上已经败北,国民党内部人心惶惶,不少人对各自的前途正在抉择,形势需要我们这样做。在当前形势下,只有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,我们这个组织才会兴旺发达,才能在与共产党真诚合作中发挥分化敌人的作用。她的建议得到了与会同志的赞同,大家同意采纳何香凝的提议,把即将成立的革命组织定名为“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”。1947年11月中国国民党民主派第一次联合大会在香港召开,宣布脱离蒋介石控制的国民党,该党的奋斗目标是要真正的三民主义,实行三大政策。1948年1月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成立,“民革”的成立,实现了国民党内民主派的大联合,标志着中国国民党民主派已经彻底和国民党反动派决裂,完全站到人民革命方面来了,立即投入了人民解放斗争,为民主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。


  五、中国妇女运动杰出领导者


  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旧社会,上流社会女孩自幼缠足,富家出身的何香凝打破传统积习,进“女馆”,习新学,放天足,立志做旧时代新女性。早在1903年,何香凝写作《敬告我同胞姐妹》表达了自己忧国忧民的思想,并号召妇女起来与旧社会抗争。她认为国家兴亡,不但匹夫有责,二万万女同胞不能漠不关心,女子也应当共赴国难,同男子一样有担负国家兴亡的责任。这是我国妇女运动史中宣传妇女解放屈指可数的早期作品之一。1924年国民党改组,何香凝等人向孙中山建议,在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内设一个代表妇女利益的中央妇女部,此建议被孙中山采纳,委任何香凝担任国民党中央妇女部部长,兼任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妇女部部长。在宋庆龄支持下、在蔡畅、邓颖超等人协助下,何香凝积极推进妇女运动,开办女工学校、贫民生产医院,创办妇女运动讲习所,出版《妇女之声》,启发妇女认识自己的地位和责任,宣传反帝反封建军阀的主张,引导全国妇女积极投身民主革命,共同为建立新国家而奋斗。1924年3月何香凝在广州组织领导了纪念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的活动,喊出了“打倒帝国主义,打倒封建主义,保护妇女儿童”等响亮口号,这是中国妇女界第一次举行纪念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活动,开辟中国妇女运动的新纪元,在社会上和全国妇女界产生了强烈反响。1925年12月何香凝发起组织中国各界妇女联合会,以期集中全国妇女力量,致力于民主革命。在领导妇女运动中,她号召知识妇女要与大多数的农工妇女联合起来才能求得解放,妇女唯一的生路就是努力投身于国民革命的工作。1926年1月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,何香凝在会上作《妇女运动报告》的发言,通过了何香凝、邓颖超和宋庆龄提交的《妇女运动决议案》。《决议案》具体翔实地提出了在法律上、经济上、教育上、社会上确认男女平等之原则,助进女权之发展。强调制定“男女平等的法律”,同工同酬、结婚离婚绝对自由,反对多妻制、童养媳和买卖人口,妇女有财产权、继承权等。对开展妇女运动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。1932年淞沪抗战爆发,何香凝与宋庆龄冒着炮火赶到前线慰问,组织上海妇女建立医疗队服务第十九路军。对于蒋介石国民党政府不肯接济十九路军,何香凝便赶到南京要求政府补发该部欠饷,并附诗:吾侪妇女们,愿往沙场死,将我巾帼裳,换你征衣去一首讽刺蒋介石。1938年中国抗战进入艰苦阶段,何香凝发表《三八节我要说的话》指出:在国人责任上,就是“替死者复仇,奖励活的奋斗,保障初生的永不遭遇亡国奴的命运”,在妇女问题上,“要妇女解放,要男女平权,要经济平等,就首先要实现国家的独立,民族的解放”,“今天若要争男女平权,就要做到女子在救亡运动中和男子做同样多的工作,或者在后方还超过他们”, “救国是不分男女都有应负的责任” [6]。作为中国妇女运动的杰出领袖何香凝在中国妇女界享有崇高威望,从1949年3月起至1972年何香凝去世,她一直担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名誉主席,对妇女儿童事业倾注了大量心血,做出了巨大贡献,被誉为“世界母性之楷模”。
(作者是民革肇庆市委会委员、肇庆学院思政部教授、法学博士)

 

  参考文献:


  [1]《新中华报》,1937年3月13日。


  [2] [3] [4]《双清文集》下卷,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,第253-256页、第355页、第478页。
 

  [5]朱学范:《我与民革四十年》,团结出版社1990年版,第52页。
 

  [6]《新华日报》,1938年3月8日。

点赞 1
分享